時至今日,每當我們談到托斯卡尼尼這位指揮家時,總是不免要用「忠於原譜」來概括他的指揮藝術,然則對於不甚了解托斯卡尼尼的人來說,這樣的解釋很容易衍生出托斯卡尼尼的風格就是呆板而缺乏內涵的聯想,因為誤解而徒然錯過了一場音樂甘泉的洗禮。

 

  但我也必須說我並不是一位狂熱的托斯卡尼尼迷,至少,我不認為只要是托斯卡尼尼指揮的曲子便是所謂的「終極版本」。還記得第一次聽托斯卡尼尼的貝多芬交響曲,並沒有引起我的共鳴,惟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那似乎始終偏快的速度,使得樂曲缺少伸展的空間,因而感覺不夠「大氣」,再加上劣質的錄音,感覺有如在吸音過度的房間聽音樂,乾、瘦、硬的音質讓我無法久聽…。在那段時間裡,對我而言佛特凡格勒才是貝多芬的同義詞(當然,在這裡我指的是音樂,而非人格),相較之下,佛氏恢弘大度的格局,意境深遠的詮釋,總是讓我沉溺其中,感動不已。

 

  然後,我又再次聽到了托斯卡尼尼。或許是音樂欣賞品味的成長(或者應該說「改變」?),或許是心境的不同,這一次,我聽到很多從前沒有注意到的東西,雖然錄音依舊拙劣,但是我卻能感覺到音樂就像是一條滿載著熱情向前奔瀉的巨流,穿透我的內心。

 

  與佛特萬格勒充滿哲學意味的貝多芬演奏風格相比,托斯卡尼尼更專注於形式上的完美,雖然其子弟兵NBC交響樂團沒有像維也納或柏林愛樂那種夢幻般的美妙音色,但是可以感受到每一個樂手為達成指揮家的意志而全神貫注地投入,極度嚴整與精確的演奏完成度即使是討厭托斯卡尼尼風格的人也難以多置一詞。

 

  綜觀托斯卡尼尼的演奏風格,不難發現許多顯著的特質,例如他對於每一個音符、每一個樂句、每一個聲部切入時間的精確掌控,使樂曲的進行具有高度的流暢性;和弦與主旋律在嚴密的整合下所獲致的整體感;明快而富有活力的節奏更賦予樂曲充滿生命力的躍動…,或許托斯卡尼尼演奏的貝多芬缺乏幾分德奧式的沉穩莊重,然而我以為他所呈現出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英雄」形象,而不是遙不可及的天上諸神。

 

  我們可以從許多相關的論述中,了解到托斯卡尼尼在其政治立場上所持的鮮明態度,例如在一九二六年義大利的史卡拉歌劇院首演浦契尼歌劇《杜蘭多公主》時,對於墨索里尼要求演奏法西斯黨徒的讚美歌《Giovinezza》的命令斷然拒絕;或是基於對納粹主義的反對,而不再重返拜魯特音樂節指揮的決定(一九三○年托斯卡尼尼應華格納家族之邀,前往拜魯特指揮而大獲好評,但是當一九三三年希特勒上台後,儘管拜魯特一再力邀,托斯卡尼尼仍以無法在人道主義淪喪地區演出,且華格納作品已成為納粹的宣傳品為由,堅持不再指揮拜魯特音樂節),我相信托斯卡尼尼這種不假妥協的堅定人格,也融入了他的音樂之中,使欣賞者自能感受到一股浩然之氣。

 

  儘管有許多人批評托斯卡尼尼的貝多芬演奏缺乏內涵,但我始終認為在精神上,托斯卡尼尼的演奏是最趨近於貝多芬的。羅曼‧羅蘭所著《貝多芬傳》的譯者傅雷曾在其一篇文章中說貝多芬就是「力」的化身;這種力體現在貝多芬的音樂裡,我們聽托斯卡尼尼演奏的貝多芬交響曲,他那種強烈的力度運用不但做到了形式上的展現,也帶來了內涵上的統一;直接而不矯飾的處理不正呼應了作曲家對他所身處的那個時代所表現出的態度?

 

  在貝多芬的九首交響曲,我個人認為最能展現托斯卡尼尼特質的莫過於第三號《英雄》交響曲,第一樂章的著名主題被以一種堅定、雄壯的形象演奏出來,用充滿鬥志的急切步伐向前邁進;第二樂章的送葬進行曲在哀傷的氣氛之下,托斯卡尼尼並不讓它顯得陰沉,而是以帶著光明與希望的態度透露出「精神戰勝死亡」的訊息;第三樂章的詼諧曲活力十足,呈現了作曲家輕鬆的一面,托斯卡尼尼的節奏雖然輕快卻不會流於輕浮;終樂章托斯卡尼尼將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田園式的愉悅與面對挑戰時的鬥志做出明確的對比,接近尾聲時木管與弦樂之間充滿惶惑的對話彷彿在問:「我該選擇哪一種?」正覺得不安之時,隨後冷不防地切入銅管與弦樂的強奏,以堅定果決的語氣告訴了我們他的答案。

 

  這個充滿戲劇性的精采演奏是一九四九年在卡內基廳的錄音,同時也被收錄在BMG公司最近重新發行的托斯卡尼尼《貝多芬九大交響曲》中。有別於早先所發行的CD版本普遍貧弱的音質,這三款「二合一」CD篩選出公認效果較佳的五○年代卡內基音樂廳的錄音,在母帶重製的過程則動用了由享譽專業錄音界的Apogge公司所發展的UV22數位編碼技術,將解析度提升至二十位元,以達到更好的音質,不但如此,BMG的工程師還動了許多「手腳」,包括增加更豐富的殘響與中低頻量感。這三款CD如一次購買可獲得附贈的新舊版本比較CD一張,藉此可以很清楚的判斷出新版在音質上確實有相當大幅度的改善,相較於前幾個月發行的日本版(使用JVC的K2雷射刻片技術),本版很明顯不論在中低頻量感、動態、殘響及樂器輪廓的鮮明度上都要來得更勝一籌。

 

或許會有「基本教義派」的人士質疑這種在錄音上動手腳做法的正當性,這究竟對托斯卡尼尼真面目的還原還是扭曲?事實上許多聽過托斯卡尼尼現場演奏的專業人士都曾不約而同的表示,托斯卡尼尼棒下的樂團能發出不可思議的明亮飽滿音響,但是過去所流傳下來的大多數錄音都只能聽到乾瘦緊繃的音質,而本版在製作人與托斯卡尼尼家族成員(其孫Walfredo Toscanini與負責管理遺產的Allan Steckler)的密切合作下,不論是否已經擁有舊版錄音的樂迷,相信這套重新發行的版本除了深入了解托斯卡尼尼的風格之外,也將能使你聽到更接近於這位偉大指揮家棒下所應有的音響。

創作者介紹

觀妙

kill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